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做生意以来的第一次危险讨债
作者:业务员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点击数  更新时间:9/12/2006 10:42:51 AM  文章录入:admin  责任编辑:admin

与我这个老客户A打交道是去年十月份,他来我店里的时候,我正在看报价表,他说他刚从上海来,准备在深圳做生产电路板的机器,以后机器上都会装电脑,过几天办公室也要装几台。我听了后,也非常热心的跟他聊着,并报了几款电脑的价格给他。A走后,我也没放在心上,因为每天在电子城报价的人也较多,往往这样的人回来的机率比较小。

    没想到过几天后,A真的来了,而且还带了一个他自称懂电脑的高手,他说先装两台,付现金。我想这老板还真说话算数。就这样,我们慢慢地熟悉起来,以后他生产的机器上装的电脑也全是我们帮他装的。开始他比较守信用,每次把电脑送到他那里后就付现金了。慢慢地到今年三月份,我们送过去的电脑,他说等机器一出马上付钱,我想,反正都是老客户了,晚一点就晚一点。慢慢地等到三台电脑有差不多一万元的货款了,我就打电话催催他,他就付80%!

    半个月前,我看A又欠我们的货款有9780元了,就打电话催他,并说了我们做生意的难处。A说,我知道我知道,就这两天好吧。几天后我再次打电话给A,他还是那句话,再等两天。我也没想过去他租的厂房去看一看,因为是老客户嘛!星期五我又打了A的电话,他说,谢小姐,再给我三天时间,一定让你结好款!

    我是个守信用的人,同时我也希望我的客户也对我守信用!所以我今天再次打了A的电话,他说,我现在没在这公司了,你赶快过来一下,我给你交待一下。我们急忙搭车到他那里(我弟正好要到离他不远的客户那里搞售后服务),到他厂里的时候,以前那几个工人早在那里做事了,而现在厂房一个人也没有,就两台机器孤单的呆在那里,前台的两位小姐也不见了,我径直走到他办公室。他一见我就说,“谢小姐,我以前是和B合伙的,现在我撤股了,你的账以后跟他结就行了”于是,我就把收据(A的小舅子签字的)给B,然后说“那麻烦你帮我结一下好吗,总共9780元”A在旁边也许可了。B把我拉到一边说,“ 我跟你商量商量,现在A退出去了,以后由我来经营这个厂,但是今天早上我已经结了七八万的货款出去,现在手头就几千元,你看这样行吧,我给你打个欠条,一个星期之内把你的钱结清”然后他拿出一本收据准备给我开欠条。

    我傻眼了,我今天是来收货款的,不是再来拿欠条的,再说看这个样子情势不对,连老板办公室的桌子上都是空空的,你不会利用这个星期全部搬得一干二净啊,到时我到哪里去找你,再说你这个厂房也是租来的,连工商执照什么的我都没看到,连A跟我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他都一次次糊弄我,我又怎么相信你,何况我没跟你打过交道。我心里的想法就是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款结了!我尽力跟B说我们的难处,小本经营,生意不好做,再说这钱也拖了这么久了,60多天了,A也是说今天是准备给我结货款的。B看我这样说,他沉默了几分钟,然后说,那没办法了,我现在要钱没有,要么你就等一个星期来拿钱,要么你就看我这里有什么值钱的可以抵债的你搬走。然后他就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和我弟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,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?我想今天碰上死赖账的了,而且如果真的过一个星期再来拿钱的话这里保准在唱“空城计”了,我看到他放在桌上的收据,就随手翻了翻,全是工人结工资开的收据。B还说他正在营业,连工人都打发走了,像他们这样的工种没有很好的技术员是不能运作的。我越发怀疑他们了。我不声不响的到处看了看,发现我们装的两台电脑还在,一台放在外面的办公桌上,另一台放在厂房里的机器里。我在厂房那里拨了我老公的电话,希望他帮我出出主意。他说,就算你把电脑拿回去,也要他赔偿折旧费,那另外还有一台电脑的钱他总要数吧。再说他们这样撤股外面的债务也应该要结清楚,再不然就请广州那帮朋友过来讨债。

    我又回到办公室,A又说,“你放心啦,B说一个星期给你就一定会给你,我敢以人格担保。”我心里想,A,你的人格值多少钱啊?前段时间你给我担保了多少次了?结果呢?我说,“A,你不是说机器一出就给我结款的吗?你看我一来看到却是这样的场面?”他说现在机器没人要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我明天就要去上海了。我有点急了,这时我想起近段时间在阿里巴巴论坛里看到许多商友的讨债经历,还由此认识了一个做腻子粉的朋友石峰先生,好像他很有经验的,幸好我把他的电话号码存在手机里,我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拨通了石经理的电话,并把我这边的情况大致跟他讲了一下。石经理说,如果他不结货款,那你把电脑和他厂里的东西搬回去,反正搬的东西要多于欠款。我想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,谢过他之后,我又回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时,A已经出去吃饭去了,我直接跟B说,“B先生,我送过来的三台电脑都还在吧,那我就把电脑搬回去算了”B说,“现在只有两台”我就说,“那我就搬两台,那一台你就帮我结钱好吧,我相信三千元应该不是问题吧”B说,“那等A回来吧,他很卑鄙的,什么东西都拿走了,就给我剩两台破机器在这里,他说行我看能不能给你结两台的钱。”我奇怪了,A不是说我直接找你就行了,怎么又转到他头上去了?

    这时,B的老婆还有他妈也都过来了,他们知道我是来结货款的,都说你放心吧,我们还要营业的,过两天就行了,过两天一定会给你结款的。呵呵,开始说一个星期怎么现在两天时间就够了?A吃饭回来了,他一进门就说开了“谢小姐,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人呢?一个星期的时间你都不给啊?我是没办法,明天去上海的票都买好了,你放心,如果这个星期这个公司倒闭了,你直接找我要,我带你去我伯伯那里,到时要不到你找他要。”天啦!你在这个公司我催了半个月的款,你都总是推,你现在马上去上海了,还给我承诺?!我还敢相信你吗?连B都说你很卑鄙,我要搬电脑他都要等你回来,现在你人还在这里他都往你身上推了,你走了他不是更有理由推了?

    我说“A,当着B的面,我也是说实话,我看我们就不要多说了,我把两台电脑搬回去,里面的资料我不动它,然后结一台电脑的钱,什么时候有钱了,再来我门面来拿电脑”然后我就没再说话。B说他电脑还要用,有很多重要的资料要查,机器上的电脑有重要的程序软件在里面,今天给你结一台的钱,明天你来结完货款。不错嘛!从开始的一个星期推到两天又说明天就可以有钱拿了?这样我结货款的决心更大了,我想如果没钱那两台电脑我是一定会搬回去的,如果不从,我就会拨打110了。

    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,也许我总在那打电话B以为我找人帮忙不想把事情惹大吧,最后,B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,说“我现在身上就9000元,我就给你们9000元,然后一笔勾消,以后你们也不要想跟我们做生意了。”我跟我弟对看了一眼,9000就9000吧,总比总是拖着好,还说不定到时他搬走了一分也拿不到强啊!这样,我们拿了9000元货款,剩下的780元就不了了之了。
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